百万首页 |新闻 |产品 |分类 |供求 |商家信息 |招聘 |相册 |资讯 |知道 |商家 |随便看看
普通会员

天津世鼎门窗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民航、会展中心、厂房等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刘
  • 电话:022-24173530
  • 手机:13102247288
  • 传真:022-27288225
站内搜索
 
相关信息
  • 暂无资讯
醉梦仙
香港六禾彩开奖结果 并打包在应用程序中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9-06-04  浏览次数:
c?连续集成之“软件自我识别”_知识库_博客园
在前文《自动化部署》中,我们讨论了自动化部署。通过对部署操作脚本化、部署验证自动化、部署环境版本控制、生产部署全自动化等诸多实践,可以让部署完全处于受控状态。然而,作为运维人员,是否曾经有人走过来问你这样的问题:“当前生产环境上部署的是哪个软件版本?”你是否遇到过这样的情形,即使手里拿着一个jar文件或dll文件,也无法知道它到底是哪个版本。也许你可能认为,这算不了什么,到某个治理平台上查一查部署记录就行了。可是,如果发现在生产环境的集群服务器上,不同机器上部署的同一个程序文件(比如.war文件)的大小却不相同,哪一个的大小是正确的呢?作为运维人员,你当时的心情会是什么样呢?  地点:运维人员办公室  下午五点钟,运维人员Steven习惯性地打开线上运维监控平台,一页一页地快速查看着监控数据。这已经成了他的一个工作习惯,只要有新版本上线,他总是经常打开监控页面看看。“好像没什么问题。”他暗自庆幸,“可以正点下班了”。  忽然,他的目光停在了一个流量曲线上。“为什么波动会这么大呢?”他又查看了其它几个相关曲线,没有什么问题,但直觉告诉它,可能新版本部署有问题。于是,他开始了更详细的跟踪分析。  时间随着电子表的跳动,一分钟一分钟的过去了。终于,Steven站了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此时,时钟已指向晚上八点啦。他发现,在生产环境的集群中,有五台机器的应用程序文件包与其它机器上的文件包相比,文件大小不一样。到底哪个是正确的呢?  Steven第一查了一下部署管理日志系统,文件名为abc,正确版本是1.21。可是这两种文件的文件名都是abc.war。从文件名上没有什么区别。无奈,Steven操起电话,把开发人员Bob从家中叫了回来,一起解决这个问题。  又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忙活,两个人终于找到了正确的版本。原先,只有那五台机器上的二进制包是正确的,其它机器上的都不对。这两个版本都属于1.21,只不过,其中一个是快上线前修复bug的一个测试版本,而另一个是正式上线版本。它们在版本库中的revision只差一个。可能是谁部署时不小心搞错了。  地点:开发团队工作室  第二天一大早,Steven在站会上把这个Case通报了一下,引起了Joe的注意。Joe说道:“我们站会之后讨论一下,怎么避免这类问题的发生吧。”  于是,站会后,Joe、Bob、Alice和Steven在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并叫来了运维主管Tom。  “我们都使用了自动化部署,怎么还会出现这个问题呢?”Tom不解的问道。  Steven答道:“我查看了一下脚本,这部分没有做验证,我2019-06-02 把它加上。不过,这两个版本的文件名称是一样的,只能在部署前拿到它们的MD5,进行比对验证。”  Alice说道:“我们还可以对文件名进行规范,在文件名上加入版本号,比如appname-xxx_xxx。”  “这也是解决问题的一个办法。但是,你知道,文件是很容易被重命名的。”Joe说道。  Tom又说道:“我们可以把MD5和一些元数据信息,比如revision等放到一个无数据描述文件中,并打包在应用程序中。比如,在Java领域,所有的.jar,最快开码现场, .war 和.ear文件都答应将这些信息放在META-INF/MANIFEST.MF文件中。”  “嗯,这也是种好办法。但是,如果能让应用程序自我识别,不是更加直接吗?”Joe说道。  大家一脸迷惑地看着Joe,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我们让应用程序告诉我们它是什么版本,不就是自我识别嘛!”Joe笑道,“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鲜技术,你们一看就明白了。”  Joe打开笔记本,接上了21寸的显示器,把他们使用的持续集成和发布管理工具Cruise的界面打开了,如图1所示。图1 软件自我识别版本信息  接着说道:“这是我们用的Cruise服务器的信息页面。从这里,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个应用程序的运行环境信息,比如Java虚拟机的版本、操作系统类型与版本、服务器储备空间信息、应用程序的数据库版本、license信息等等。更重要的是第一行的服务器版本信息。(1)表示其对外发布的版本号;(2)和(3)可能对应着其revision号。”  “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个页面。”Bob和Alice同时说道。  “这里面的信息很多啊。”Steven有点儿兴奋的说道,“如果我们的应用程序也可以这么做的话,我在这方面的运维工作会轻松很多,因为我可以把自动化部署脚本和自动化部署验证做得更强大一些。”  Alice说道:“我们的很多组件都以库文件方式存在,没有界面,那怎么办?”  “没有关系,”Steven说道:“界面对自动化运维来说是次重点,最重要的是可以通过一些API以命令行的方式来执行。”  Joe点头说道:“让我们来总结一下吧,看看接下来做什么。”  应用程序自识别的应用场景与实现方式可以直接拿到应用程序安装文件或二进制包时 从它的元描述文件(metaData)中查看它来自于哪里。大多数现代二进制格式支持以某种方式做到这一点。比如,你使用Java时,所有的.jar,二中二, .war 和.ear文件都允许将这些信息放在META-INF/MANIFEST.MF文件中。如果你是在Windows上,创造性地使用versioninfo resources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注意:并不是说把这些信息放在文件名中,因为修改文件名的可能性很大。当你无法拿到正在提供服务的二进制文件时(比如应用程序是一个远端服务,无法直接登录到服务器上)最容易的方法是能够访问一个已知的URL或者服务调用API,它能够告诉你任何你想知道的信息。到底是什么样的UR或服务调用并不重要,只要需要知道这些信息的人知道怎么调用它就行了。  当然,API方式还有更多的用途。  比如,当你使用持续部署实践时,你在部署之前可以验证一下将要部署的二进制是不是正确的版本。  然后,你可以在部署之后,使用这个服务调用去验证应用程序的正确版本是不是启动并运行了。  如果有一个动态更新的系统信息显示板,你就可以快速且方便地看到哪个软件安装的是哪个版本,而不用去更新文档,因为文档很容易忘记更新。  最后,Steven和开发团队一起,商定了一些细节。每个组件的文件名按照如下格式生成:组件名+对外版本号+版本库revision号。每次构建中生成该文件的MD5码。在打包时,将这些元数据信息写入元数据描述文件。由于使用subversion版本控制库,而且,各组件的代码库会做迁移,所以元数据中,至少包含该构建版本对应的源代码svn库的URL和revision。每个组件都提供统一的API调用whoami,要求返回形如NAME0-PUBLIC VERSION:svn URL@revision的自识别信息。Steven根据上述信息,更新部署脚本,以及自动化部署验证测试。